老「實」修行-嚴黃綉惠:從不識字到200萬遍的大悲行者
圖:靈鷲山佛教教團 文:靈鷲山佛教教團字級:

梳著整齊包頭,臉上總掛著笑容的嚴黃綉惠師姐,說起話來中氣十足,精神奕奕,一點都看不出來至今已高齡86歲,她就是在靈鷲山眾所皆知的「布行師姐」。

「布行師姐」這個陪她多年的稱謂,是早年心道法師幫她取的名字。在她結識靈鷲山前,是一位拿剪刀、拿針線作女裝的老闆娘,因為教團在台南籌辦法會需要人手,她開始大膽的拿起鍋鏟學煮菜。從第一場桃園水陸法會開始,迄今連續26年都沒有缺席過,「水陸在桃園幾年,我跟著師父就幾年」,現在的她,已經是靈鷲山水陸法會香積組的靈魂人物。

除了擔任志工不遺餘力,布行阿嬤更是全教團少數持誦大悲咒突破200萬遍的「大悲行者」。小時候因為沒有錢可以讀書,不認識字是她此生最大的遺憾,但也因為如此,養成了她超出常人的學習能力。無論做任何事都是全力以赴的阿嬤,經本上的字是一場場法會全神貫注、認真參與,一字一句學會的;而〈大悲咒〉,阿嬤說,是妙用法師一句句教會我的。

阿嬤40歲就接觸了佛法,但一直到50歲,經心道法師特別指示,她才開始認真持誦大悲咒。阿嬤說,起初是因為想要幫助一位生病的林師兄能夠早日康復,後來換媽媽生病,也需要用大悲咒來回向,但看著經本念太慢,她心想,要是我大悲咒背起來該有多好?有一日清晨五點,阿嬤起來做早課,就跟觀世音菩薩祈求,希望她能盡快把大悲咒背起來。阿嬤說,一霎那間,我真的開始唸起來了,心裡還懷疑我唸的是對的嗎?立刻請家人幫我再三對照確認,發現自己真的就背起來了!

如何兼顧忙碌的志工及家庭生活,還能砥礪自己念誦達200萬遍?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做的到的。阿嬤笑笑的回答:「其實我平常真的很忙,孩子在上班,孫子在讀書,平常家裡三餐都是我自己煮的;像教團舉辦的大大小小法會,我也要去發落香積要用的物品,平常時間就是利用晚上跟清晨的時間來修持。如果當天早上要去台南分院當志工,我就是凌晨兩點起床,大約到六點鐘,就可以念完好幾百遍大悲咒;如果回到總本山當志工,我就是四點半起床開始做早課、唸大悲咒,在寮房休息也是不停的持誦。」

無論再怎麼忙碌,阿嬤總會善用生活瑣碎的時間修行,一點一滴積累積。每年一有時間,阿嬤就一定會來山上參加大悲閉關。阿嬤說:「總本山真的很莊嚴,雲從半山腰飄過來,坐在雲來集持咒,都會覺得自己坐在雲頂上修行,一個早上一坐就是三個小時,我200萬遍就是這樣利用自己空閒時間念出來的,即便休息時間也是一直持咒。

阿嬤參加大悲閉關,都是報名最高階的菩薩班,每天都圓滿1080遍以上的大悲咒(PS:阿嬤閉關期間,每天都完成2000遍大悲咒,真的非常厲害!)。阿嬤分享說,持誦大悲咒要精進不能分心,心要很專注,不能有雜念,並且要保持對觀世音菩薩堅定的信仰,持咒時,每分每秒都要聚精會神,一但昏沉疲憊就會前功盡棄。此外,阿嬤說,持大悲咒也要像禪修一樣心要靜,要身心放鬆,怡然自得,全部都放下,沒有煩惱,進入到那個很安定自在的修行狀態。

早年因為不能讀書的遺憾,所以布行阿嬤無論做任何事都是全力以赴,對家庭教育相當的重視,因為學習了佛法,阿嬤總會把佛法的智慧運用在家庭中,把家裡照顧得很溫暖,四個孩子都很乖巧孝順、事業有成,她的孫子們事業學業也都發展的很好,全家人團結一心、和樂融融。所以阿嬤說,她很感恩,感恩師父渡她唸大悲咒,感恩靈鷲山打造出一個很好的學佛環境,讓她學佛學的很歡喜,全家平安幸福圓滿!

談起學佛多年的心境,她更認真的分享著,其實學佛就跟照顧家庭一樣,就是要認真拼!當年阿嬤就是因為看到心道師父對於弘法渡眾的一股拚勁才會跟定他,阿嬤說:「有人常跟我說大悲咒誦不出來,阿嬤總是說,怎麼會誦不出來?誦不出來代表你心沒有靜下來,一下看東,一下看西;看這不滿意,看那也不滿意,那心就亂掉了,所以我就是每次誦大悲咒都很專心。師父每次跟大家講法時大家都有聽到,但你不好好修行,就是浪費了師父對我們的教導。」

訪談最後,我們問阿嬤「你最感恩的一件事」,阿嬤懇切的說:「喜歡的路被我找到了,雖然生活很忙碌,有時也會感到累,但來山上心就變得特別清淨;感恩師父跟法師建設這麼好的道場讓我們修行,沒有什麼比這個更重要,這就是我最大的感恩了。」


阿嬤的精進除了展現在大悲咒修持及擔任香積志工外,阿嬤有機會回總本山時,還會參加朝山,去年更發心參加全程17天的華嚴法會。我們問阿嬤,您不是看不懂字嗎,可以跟的上嗎?阿嬤說,專心聽法師唱,就會認得字也會跟的上啊!阿嬤的故事,讓我們見證修行沒有年齡限制,只有在菩薩道上勇往直前,做任何事,就是全心奉獻,專心一意,努力把每一件事做到最好!靈鷲山有這樣一位實修精進的大菩薩,作為我們的效學典範,真的是靈鷲人的福氣,靈鷲人的驕傲。





聯絡我們

姓名

電子郵件

電話

手機

問題說明

驗證瑪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