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音信仰的道場
圖:靈鷲山佛教教團 文:靈鷲山佛教教團字級:

 

根據不同佛經的記載,觀音的道場主要在補陀落迦山,又在西方極樂世界協助阿彌陀佛弘化度生。而隨著觀音信仰的盛行,在世界各地也開始出現觀音顯靈的傳說,更紛紛出現許多禮拜觀音、學習觀音法門的觀音道場。
  

 

 《佛經中的觀音道場》

根據《觀無量壽經》記載,觀音菩薩于寶冠中,頂戴阿彌陀,若有眾生願生極樂,臨命終時,阿彌陀佛及觀音等諸聖眾,來現此界,手持蓮台,接引往生,《悲華經》更提到觀音將繼阿彌陀佛之後於西方極樂世界成佛。由此看來,觀音菩薩的道場是在西方極樂世界。
根據《華嚴經》、《千手經》等經文,都指稱觀世音居住在Potalaka(梵語),此音譯為補怛落迦、補陀落山、布呾落迦山、布達拉,或意譯為小花樹山、小白華山,舊譯名光明山者,彼山樹華常有光明,意思就是大悲光明普門示現。

  

《普陀山的觀音道場》

西元916年(五代後梁貞明二年),據傳日本僧人慧鍔在中土請得一尊觀音像,原想帶回日本供養,但在浙江定海縣舟山群島為風浪所阻,數次都不能出航,被迫將聖像請上了一個叫做梅岑的小島,風浪始告平息,日僧只好築了一所茅蓬,在此島供養觀音,此處後稱「不肯去觀音院」。後來因香火鼎盛,後人因印度南海「補陀落山」之名,而將該島更名為「普陀山」,並與文殊菩薩的五台山、普賢菩薩的峨嵋山、地藏菩薩的九華山,並稱為中國佛教的四大名山。

 

 

 《在西藏的觀音道場》

 
西藏的佛教徒認為:世界有如一朵蓮花,拉薩為蓮華的中心、為觀音的淨土,而他們的民族則是由觀音的化現所生,歷史上的名王及高僧都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西元7世紀初,藏王松贊干布以自己所修的本尊,即十一面觀音,將他在現今拉薩市西北的紅山上新建的宮殿以觀音住處Potalaka命名,即是我們所知的「布達拉宮」,後經時代變遷、戰火及皇權移轉一度沒落,直到1653年五世達賴再度入住,布達拉宮重修,達賴喇嘛也被藏民認為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

 

 

《印度觀音道場遺蹟》

一. 貴霜王朝(公元前1世紀—公元3世紀)

印度觀音的流傳,比較缺乏詳細史料,實態所知有限。大致在公元前後貴霜王朝時代,因為大乘經典的盛行與漢譯,以及造像的發達,或龍樹菩薩的提及,而留下痕跡。早期的漢譯,或只出現觀音名號,如《維摩經》等。淨土經典,如《觀無量壽經》,則以觀音為西方三聖阿彌陀佛之脅侍。《普門品》為主的觀音法門,也由敦煌菩薩竺法護等譯師的翻譯,而確知觀音法門在印度、中亞的流傳[1]。貴霜王朝時期,受到亞歷山大大帝東征所帶來希臘文明的影響,在犍陀羅、秣菟羅等西北印度,因其造像流行,出現釋迦佛脅侍之觀音[2]、西方三聖脅侍之觀音[3]、單尊觀音等造像。單尊造像,以手持蓮華、蓄短鬍、王子裝扮的蓮華手造型為主[4]


二. 笈多王朝與後笈多王朝(4-6, 6-7世紀)

由於《華嚴經》的漢譯,由其《入法界品》善財童子參訪觀音的記載,可知觀音住在南印度的補陀洛迦山。根據玄奘的描述,此地可能在印度最南端的哥摩林岬角(Cape Comorin)附近。因為位於香料絲路(海洋絲路)的要衝,又面對錫蘭島,自古即是海難多發之地區,觀音救苦信仰也因此盛行。加上《普門品》的普門示現,觀音信仰隨著笈多王朝的統一全印,遍及整個印度。例如甘赫瑞(Kānheri、41窟有十一面觀音[5])、阿旃陀(Ajantā第1窟壁畫、蓮花手觀音[6])、艾羅拉(Erolla、有110尊觀音像)、與奧蘭加巴德(Aurangabād)等石窟。此外,密教的流行,也出現大量的觀音咒語密法[7],也有多種觀音化身出現,如六觀音、八觀音等[8]。而玄奘翻譯的《般若心經》,影響很大。三尊式造像,如玄奘所見,也有觀音與多羅為脅侍出現。笈多造像風格,薄衣裳,胴體鮮明,鹿野苑出土五世紀觀音即是其代表[9]


三. 波羅王朝(8-12世紀)

波羅王朝時期[10],密教盛行,曼荼羅觀想日益發達,觀音成為蓮華部主,以觀音總攝該部諸尊。而五方佛也出現在觀音造像中,這可能是「毘盧觀音」之原型[11]。單尊的觀音造像,也有不少。此一時期密教觀音主要傳至西藏,保存在藏傳佛教中[12]。而有一部份傳至東南亞,但大都失傳。然而集大成之百八觀音等,仍現存於尼泊爾密教中[13]。由梵文或藏譯的《成就法鬘》所收不少觀音諸尊成就法,也可得知觀音法門盛行之一斑。波羅朝初期的那西克(Nasik)石窟,出現觀音、金剛手為部主的造像[14]。而奧里薩的寶山(Ratnagiri)遺跡,約八世紀的胎藏界曼荼羅大日三尊,觀音與金剛薩埵為脅侍[15]。另有六臂(不空罥索)觀音[16]、十二臂觀音[17]、六字觀音[18]、馬頭觀音[19]、空行觀音[20]等。

 



[1] 《普門品》變相之石刻,現存的有奧蘭加巴德(Aurangabad)第七窟的造像,年代稍晚,為六世紀下半(參考《觀音小百科》,頁10)。

[2] 于君方《觀音》,頁28,提到三聖型的觀音造像,釋迦佛及脅侍金剛手、觀世音,為西元152年貴霜時期。

《觀音小百科》,頁144,提到釋迦佛三尊像兩種,都有彩色照片,一是247年犍陀羅出土石雕,觀音與彌勒為脅侍:一是1-3世紀阿占塔石窟石雕,脅侍也是觀音與彌勒。

此一時期觀音與彌勒為脅侍的造像,以左手持甘露瓶,右手結施無畏印為主(參考:于君方《觀音》,頁540,註6,引用屈媞望的看法)。

[3] 于君方《觀音》,頁26-27,提到布羅(John Brough 1982: 70)研究坦叉史羅(Taxila)出土的西方三聖像殘像,推定年代為西元二世紀。

定方晟《異端之印度》(東京:東海大學出版社,1998),頁285也提到這座石雕,並附有照片, 據此可知此觀音還沒有出現後來的造像特徵。

香川孝雄《淨土教之成立史的研究》(東京:山喜房,1993),頁127,也提到此一造像,及底座碑文中之觀音名號(AlokeCvara)。

洪莫愁〈波羅王朝東印度的密教觀音造像研究〉,頁21以下提到:

筆者尋得五件作為阿彌陀佛脅侍的觀音在貴霜犍陀羅時期的造像,首先是 R. L. Brown所指出的一件犍陀羅石雕「帝釋窟說法」 29之中,佛陀下方的小型人物中, Brown聲稱透過髮髻上的化佛可斷定是觀音菩薩的現身,這應該是最早的觀音造像之一,雖然身型不大但可辨識出希臘風格,不過筆者無法僅透過圖片印證此事,大英博物館亦藏有一尊犍陀羅時期的「帝釋窟說法」(圖 5)石雕,與 Brown所提供的石雕幾乎一樣,經筆者仔細審視觀音的形象亦難以辨識出,因此筆者對 Brown的說法持保留。美國芝加哥的 Field Museum of Nature History藏有一件觀世音菩薩頭像,男相觀世音菩薩髮髻上的化佛清晰可見(圖 6),這應該是早期觀音造像的典範,另一件收藏於法國吉美博物館青銅觀音造像的年代稍晚,我們可以很清晰地看到阿彌陀佛安坐在觀世音菩薩的髮髻上(圖 7),美國的洛磯山郡立美術館(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亦收藏了一件西元二世紀犍陀羅時期的男像觀世音菩薩,30不過這尊菩薩的髮髻化佛已遺失。據大乘佛學的論點,佛菩薩皆有「法身」與「應身」之分,「法身」不得見,而「應身」是可見的形象;再者,菩薩是佛的脅侍,每位佛有兩位脅侍菩薩,因此,其餘的犍陀羅菩薩造像因無特殊的象徵符號可以歸為一般的「脅侍菩薩」。約與犍陀羅同時期出現佛菩薩造像的秣菟羅地區亦出現彌勒菩薩與一般的「脅侍菩薩」像,至於是否有貴霜秣菟羅的觀世音菩薩造像仍須參考更多資料才能斷定,而這些輾轉流傳的「觀音造像」已足可以說明觀音信仰在犍陀羅地區的流行。

 29 Harle 1994,頁 78-79.

 30 http://collectionsonline.lacma.org/mwebcgi/mweb.exe?request=image;hex=M83_105_1.jpg(2011/7/12)。

洪文提到的圖片,請參考原文PDF檔最後所附。芝加哥Field Museum of Nature History收藏的觀音頭像,頭上已經出現化佛。

西方三聖淨土變相的壁畫,也可見於敦煌,如莫高窟220窟,初唐(參考《觀音小百科》,頁28、146)。

[4] 于君方《觀音》,頁28,引韓丁頓夫婦的研究(1985),提到犍陀羅出土貴霜時期蓮華手造型觀音的特徵。

至於《觀音小百科》頁10-11的蓮華手,為五世紀鹿野苑及七世紀伊洛拉出土石像,年代稍晚。

[5] 于君方《觀音》,頁30:《觀音小百科》,頁74。

[6] 《觀音小百科》,頁81。

[7] 簡豐祺校註《(房山石經)古梵文觀世音菩薩咒語全集》(佛陀教育基金會,2008)。《大正藏》20冊,頁1-508,收錄此類觀音經軌。又《陀羅尼集經》之中,也將觀音各種咒語集合起來。

[8] 《觀音寶典》(全佛出版社,2000)。《密教圖像解說》(長春樹,1996)頁650以下,有二百頁觀音諸尊的解說。各種觀音尊當中,目前典籍法本比較有整理的,像是如意輪觀音(《如意輪觀世音菩薩經疏全集》)、準提觀音(《準提法集要》)、大悲咒(林光明《大悲咒研究》)等。

[9] 《觀音小百科》,頁11。亦即中村元《圖說佛教語大辭典》,頁168-171,圖2(五世紀、Sarnath、立像、婆羅門肩帶、新德里博物館藏)。

笈多王朝觀音造像的概要,例如洪莫愁〈波羅王朝東印度的密教觀音造像研究〉,頁22-23提到:

笈多王朝在德干高原上所建造的阿旃陀(Ajantā)石窟,其中 1號石窟的壁畫中可見觀世音菩薩(「蓮花手菩薩」( Bodhisattva Padmapāni)的現身(圖 8),此時的觀音菩薩已是女性化的男性神祇:纖細手指、蛋形臉、頭戴珠寶冠以及三曲立姿。綜觀此時印度的佛教與印度教造像有顯著的不同:佛教造像近乎裸體所呈現的是莊嚴與沉靜;印度教造像則以活潑的動態與裝飾表現出宇宙的生命力。W. Chutiwong提出:觀音菩薩是艾羅拉(Ellor a)地區最受歡迎的菩薩,在該區的數量多達 110件, ……被刻畫為「危難中的救助者」的「觀音的連禱」是馬哈拉施特拉邦(MahārāSTara)最受歡迎的佛教藝術題材,笈多王朝與後笈多王朝時期建於甘赫瑞(Kānheri)、阿旃陀、艾羅拉與奧蘭加巴德(Aurangabād)等石窟寺院中,有許多作品正是表現這個題材……。這些景象顯然是觀音菩薩祈禱文的形象化,也就是以圖像表現信徒在展開危險旅程之前或行經險途時求助菩薩的祈請文。 ……這位菩薩無疑是商人、旅客與朝聖者的守護神。西印度以商業活動頻繁著稱,此依事實顯然與這種藝術創作題材高度盛行於印度西部有一定的關係。31而在笈多王朝末期(六世紀),觀音已成為一尊獨立的主要神祇,有自己的隨侍且基於特定的目的受到信徒的供奉。據 Huntington的研究,印度最早的十一面觀音出現於甘赫瑞石窟的 41號窟,時代約五世紀末至六世紀。多臂的密教觀音已盛行於後笈多時期的印度東北部。

31于君方 2009,頁 29。

中村元《圖說佛教語大辭典》,頁168-171,「觀世音菩薩」詞條所列之觀音像資料(圖皆是黑白照片):

圖2(五世紀、Sarnath、立像、婆羅門肩帶、新德里博物館藏)

圖3(波羅、九世紀、那爛陀、立像、新德里博物館藏)

圖4(阿姜塔1窟、600-642)蓮華手

圖5(Aurangabad 7窟、七世紀)八難救濟

波斯頓博物館藏(六世紀、Sarnath、笈多樣式、寶冠有化佛)

青頸觀音(Sarnath、坐像、七至八世紀、兩手持鉢、印度之美術1: 190)

觀音頭部(吉美東洋美術館、五世紀)參考:洪莫愁論文

艾羅拉石窟

5窟、9窟、10窟:立像、

2窟:護門者、立像

4窟:女身造型、坐像、

阿姜塔石窟

4窟:八難救濟浮雕

26窟:八難救濟(七世紀)

蓮華手造型觀音:Kurkihar(比哈爾)

Kanheri?石窟(觀音像、十種救濟圖)參考:神谷武夫《印度建築導覽》頁388,有三尊式浮雕

桑奇佛塔:觀音像

觀音菩薩坐像

八難救濟圖(700、Aurangabad 7窟)

立像(那爛駝、八至九世紀)

觀音像(七世紀、那爛駝)

觀音坐像(十一世紀、那爛駝、那爛駝博物館藏)

遊戲坐觀音(十一世紀、那爛駝、加爾各答國立博物館藏)

四臂觀音

獅子吼觀音(十一世紀、Lakhnau博物館)

自在坐觀音(九世紀、新德里博物館)

觀音立像(九世紀)

波羅朝風格觀音(九至十世紀、吉美東洋美術館)

比哈爾出土觀音(九世紀)

馬德拉斯博物館藏觀音像

九至十世紀斯里蘭卡南部觀音信仰:十二公尺石雕觀音

十二世紀立像浮雕(參考:Holt的斯里蘭卡觀音研究一書)

[10] 此時期之印度造像,可參考:Huntington, S. L., 1984, The “Pala-Sena” Schools of Sculputure, E. J. Brill, Leiden. 中村元《圖說佛教語大辭典》所提及的造像,因為缺乏實物之圖片,均省略。中文主要可參考洪莫愁論文。

[11] 參考洪莫愁〈波羅王朝東印度的密教觀音造像研究〉,頁24-26,及圖9、10、11。

[12] 例如《青史(三)》(世界佛學名著譯叢,1988),頁259以下,特別以一章節說明藏地觀音法門流傳的情形。

[13] 百八觀音,其中部分觀音的介紹,參考《曼荼羅之諸尊》(東京:Arina,2004),頁62-77。

[14] 田中公明《印度曼荼羅之成立與發展》(春秋社,2010),頁34、83-87。

[15] 同上,頁108-114,觀音坐像頁111。

[16] 《印度密教》(春秋社,1999),頁164,石雕坐像,巴特那博物館藏。

[17] 同上,石雕立像,八世紀,那爛陀出土,那爛陀考古博物館藏。

[18] 同上,頁165,石雕坐像,有二脅侍,鹿野苑考古博物館藏。另外,頁145,有加爾各答博物館藏及巴特那博物館藏六字觀音石雕各一尊。

[19] 同上,頁165,青銅,九世紀,聖路易斯美術館藏。另外,《印度密教》(春秋社,1999),頁142,提到巴特那博物館藏及馬德拉斯博物館藏獅子吼觀音石雕各一件。

[20] 同上,頁138-139,新德里博物館藏坐像石雕一件,菩提加耶博物館藏立像石雕一件。此外,莫愁〈波羅王朝東印度的密教觀音造像研究〉,頁26-27,及圖13,討論新德里博物館藏九世紀那爛陀出土空行觀音石雕立像。

 

聯絡我們

姓名

電子郵件

電話

手機

問題說明

驗證瑪

送出